咨询/看点

莆田东庄镇不见一家民营医院:自己人怎么能骗自己人?

2016年05月11日 04:16   0   2412
来源:

蛙盟云按:首家智慧全媒体技术提供商-关注产品信息和企业信息透明化的平台,北京金启程科技的产品线:数字报、数字报软件、电子报软件、移动数字报APP、全媒体集群门户、portal网站群、内容管理系统、CMS系统、政府门户、教育门户等。
    xpaper数字报云:注册会员即可获得1000元代金券。我现在就要注册数字报云平台,【点击注册】


  然而在东庄镇,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,除卫生所,几乎看不见一家诸如性病、不孕不育之类的专科民营医院。“我们看病,全是去区上的公立医院。”当地有人直言不讳,“自己人怎么能骗自己人?”

  5月5日,立夏。

  上午10点,莆田东庄镇,气温已攀升至30摄氏度。

  秀港大道两边,23个行政村,比邻延伸开去,洋楼林立。豪宅林立之间,还依稀可见石头房。当地人告诉封面新闻记者,石头房是莆田系富豪们的老屋。

  野的师傅王某,来东庄已经13年。13年里,这个临海渔村的变化,他历历在目:人们从这里走出去,石屋渐渐变成了洋房。他听说过太多的传说,莆田系、游医、有钱人……

  而让他印象最深的,当数当地“詹、陈、黄、林”四姓。有媒体冠以“四大家族”,来形容这四姓在莆田系医帮中的地位。

  日前,封面新闻记者来到莆田东庄,走近这个中国医疗史上最独特的群体——莆田系医帮。

  精明詹氏  旅馆治皮肤病起家 承包公立医院发财

  驱车从东庄镇秀港大道前往东厂村,要经过一处7层楼的“红楼”建筑群。大门紧闭,围墙包围。门口悬挂灯笼上,书有“詹”字。附近邻居告诉封面新闻记者,这里的主人,的确姓詹。“不过,到底是谁,我不知道。只知道他们家是承包医院的。”这位邻居说。

  在莆田系四大家族中,詹氏家族势力排名第一位。国内几乎所有“玛丽医院”“玛利亚妇产医院”,几乎都被詹氏家族掌控。

  詹氏家族中,其代表人物詹国团,作为祖师爷陈德良大徒弟,被称为“带头大哥”。詹国团,现为上海华衡集团投资公司董事局主席,旗下目前有三大机构——上海衡域实业有限公司、上海新钟广告有限公司和浙江新安国际医院有限公司。

  詹国团很高调,曾口述三十年发迹史。不过,其“不走寻常路”发迹史,令人咋舌。

  口述中,詹国团承认,莆田人做医疗,其叔叔们是最老一代。他们最早就是跑江湖卖艺,卖跌打损伤膏药。晚上到村里,点一个电灯,变魔术、打拳、耍猴子,引全村的人都来看,然后卖膏药。

  1979年,詹国团15岁,其父亲去世。他于是跟着叔叔开始跑江湖。那时,他们手中已拿到卫生工作协会证件,并开始在旅馆治疗皮肤病。当然,这个证件只在当地有效。到外地,必须有外地卫生机构的许可。有的地方批,有的不批。“不可能你不批我就不做,不批我也照样做,在电线杆上做广告。”

  詹国团当游医时间从1979年一直持续到1990年。“治皮肤病的药膏,是在公立医院配的。我们也会跟新华书店里治皮肤病的书学,都比较规矩,3克就是3克,2克就是2克,但为了见效会多放一点。”

  詹国团认为,要真正让他们赚钱,还得靠广告。莆田医疗能活到今天,更多的还是靠商业炒作,靠媒体。因此媒体也可爱又可恨,因为好的也是媒体说的,不好也是媒体说的。

  “从旅馆走到公立医院去承包科室,我是第一个。”关于其如何发现这个商机的,詹国团更是直言不讳。他说,从贴电线杆到公立医院,就是从不合法到合法。在旅馆里做,一抓不就不合法吗?我跟公立医院合作,就不存在合法不合法——用公立医院的牌子、公立医院的医生,所有的检查设备、化验设备都是公立医院的,“我只是承包嘛,又不是我自己来看病。”

  詹国团说,当初,他把总部放在北京,基于政治大于经济。“我在全国做生意,各地院长来北京开会,我好接待嘛。然后北京的中国中医研究院,301医院,不是在全国很有名吗,我们在北京搞关系,把这些专家请下去,进行商业运作。”

  1999年以后,市场化了,商业中心已移到上海,在北京已经没有什么优势。于是,詹国团把北京的事业交给弟弟看管,把总部搬到上海,还在香港设立了海外总部。香港这个机构是免税的,可以通过它抵税。

  在香港注册公司到国内投资,詹国团也是第一个。“我做了大家看着好,都跑到香港注册什么国际公司。应该讲,到今天为止,我一直引领着整个行业的发展。因此这么多搞医的人,对我都很尊重。”

  公开资料显示,詹国团在上海注册成立的上海中屿投资集团,注册资金1亿元人民币,詹国团、詹国连和詹国营三兄弟都是股东,詹国团相对控股。这家公司拥有至少18家民营医院和托管医院,28个法人实体。詹国团还在新加坡注册成立了新加坡中屿国际医院管理集团,在许多场合,中屿系经常以新加坡外商身份出现。

  有媒体指出,詹国团正是用高起点、高规格、大投入来洗刷资本原始积累留下的“原罪”。

  豪气林氏  石头建3米高围墙 别墅群占地超10亩

  东庄镇石前村,一栋栋单体别墅背后,有一处别墅群,尽管楼层不高,造型设计和用料,却明显比周围别墅更奢华。

  围墙足有3米高,全用高档石料打磨而成,墙边种着高大的景观树,墙角布满监控探头,豪华气派的大门顶上吊着印有“林”字的大红灯笼,整个别墅群占地不下10亩。

  知情人士告诉封面新闻记者,这家房屋主人,正是莆田系四大家族之一林氏家族。“他们的房屋建起来至少有6年时间了,用的材料都是最好的,光是围墙的材料,从雕刻、上色,到最后上墙,足足花了两年时间才建好。”他不停感慨。

  正说着,一辆小轿车开到这幢别墅门前,下来两位穿着时尚的女士,提着两篮枇杷按响门铃。

  不多时,一位穿黑衣服的40岁上下的男子来开门。封面新闻记者询问,此处是否是林志忠的家。男子愣了几秒,没有正面回答,反问什么事。记者希望能多聊几句,男子赶紧拒绝说:“不好意思,今天家里来客人了,不方便”,说完,他急匆匆关上了大门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以林志忠为首的林氏家族,其敛财之道,主要靠租赁承公立医院房子、医疗设备、临时聘用医生,托管对经营状况很差的医院进行设备投入,服务低收入人群和自建医院针对高端消费者,提供酒店式的服务,收取高额费用。

  1995年,林志忠原始资本积累完毕,并组建了深圳博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,旗下有深圳博爱医院、深圳景田医院、上海远大心胸医院、广州利德医院、南昌博爱医院、长沙康复医院、南京曙光医院、杭州博爱医院 、宁波同和医院、贵阳长江医院等。

  据媒体报道,上海仁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是林志忠的产业,旗下有上海仁爱医院、上海沪申五官科医院、上海银河医院、长沙仁爱医院。其兄弟林志诚创建天枝集团,则以广州为大本营,十余家医院基本都在广东省内,尤以广州长安医院、广州益寿医院、广州现代医院比较出名。

  隐秘陈氏  员工入职近两年 难窥公司真面目

  在莆田系医帮,盛传“一团二秀”说法。“团”指的是詹国团,“秀”正是另一大家族:陈氏家族的陈金秀。

  陈金秀和“祖师爷”陈德良是邻居,陈德良家就在陈金秀家对面。

  车驶进东厂村,远远地,就会有四栋高楼映入眼帘。这四栋楼,并排而建,被围墙包围的严严实实。庭院里,亭台楼阁众多,栽种着各种名木古树。“这四栋房子,是东庄镇最土豪、最惹眼的。不过,这里长年无人居住,不仅奢靡,而且浪费。”野的师傅王先生说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陈金秀掌控着一个庞大的“西红柿王国”,即上海西红柿投资有限公司。从名字看,貌似一家农业公司。其实,它与农业扯不上任何关系,而是是以医疗产业投资为主的多元化投资公司。截止目前,已投资上海浦西医院、苏州美莱美容医院、苏州东吴医院等10余家医院,形成了以上海为中心、长江三角洲为重点区域的发展格局。

  另据圈内人士透露,陈氏产业,还有华美整形系医院,据说这是中国最早的整形连锁医院。华美系旗下的整形美容医院,覆盖广州、四川、南宁、长沙、福州、云南、重庆、济南等地,“圈内人都知道陈氏家大业大,但究竟有哪些产业,谁也说不清楚。”

  据时代周报报道,陈氏医疗产业很隐蔽。

  曾有这样一个故事。一位医科大学生毕业后,进入江苏一家民营医院工作。该医院是独立注册的法人实体,和多数民营医院一样,设有总经理一职,且是福建人担任该职务,并负责医院整体经营运作事宜。院长是从三甲医院退休的外科主任,具体负责医疗业务。医院法人是当地人,平时很少在医院露面。

  过了一年,这位大学生由于职务变动,才发现这家看似完全独立公司,属于上海一家大型医疗集团所有。又过了大半年时间,一个很偶然情况下,这位大学生才知道,上海这家大型医疗集团原来隶属于西红柿集团。为陈氏集团工作了快2年,也才隐约窥见其庐山面目。陈氏家族的产业,就形如其家里高楼被高围墙包围得严严实实一样:外人永难窥视到里面到底有些什么。

  低调黄氏  与军区医院合作 其资产迅速增值

  在东庄镇,黄姓人主要居住在白山村。这里,和其他村一样,洋楼一栋接着一栋。据一位当地人介绍,现在有一栋在建洋楼,完全打破了以前洋楼规矩。这栋楼,高6层,其建设框架,就像北京鸟巢一样,用的全是钢结构。然后把一块块大理石,镶嵌在钢结构之间,做成墙体。“钢结构之间镶嵌大理石,真不知道要花多少钱。”这位当地人认为,这完全是相互攀比的结果。

  在东庄,黄氏虽位列四大家族之一,但医疗产业从规模和数量,远不如另外三大家族。同时,黄氏行事低调,很少出现在媒体和公众的视野中。黄氏家族中比较知名的人物,是北京五洲女子医院的董事长黄德锋。北京五洲女子医院隶属北京五洲投资集团,集团旗下还有呼和浩特五洲女子医院、重庆五洲女子医院、北京圣保罗男子医院。

  通过多个渠道,封面新闻记者了解到,黄德锋出道时间是1988年,当年他22岁,创业地点在北京。当时,黄德锋和几个伙伴,合住在北京一间狭小平房里。非常偏僻,黄的致富梦想,就是能推销出去几台粉碎结石微波治疗仪。在平房里,他和伙伴们住了好几年。他后来回忆起这些经历时感叹:“北京市场太大了,有这么多人!我当时想,我就是要饭也不离开北京。”

  黄德锋靠两台仪器卖了80万元,赚了第一桶金。之后,他开始承包科室,和北京军区总医院、二龙路医院、北京军区二院等展开合作,资产迅速增值起来。

  登录莆田(中国)健康产业总会官网,黄德锋的名字已在该会第一届领导目录里,职务监事长。与此同时,黄德锋曾“野心十足”表示,五洲女子医院希望在3年内实现上市。除此之外,北京东方伟业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也是黄德锋的产业,旗下有河北东方中西医结合医院、江苏淮安中山医院、天津怡泰医院、天津乐园医院、北京慧中医院、北京恒安中医院、北京建国医院、北京国际医疗中心等十几家医院。

  黄氏在业界另一位比较有名的人物是黄开飞,掌管上海邦泰医院投资管理公司,旗下有上海九龙男子医院、上海城市女子医院、上海西郊骨科医院、上海真美妇科医院、上海南浦妇科医院等。

  记者手记  再隐秘的经营 也难藏“原罪”

  东庄镇,在中国版图上,非常不起眼。

  但近年来,因为民营医院的勃兴,东庄却成了人们耳熟能详的地名。从这里走出的莆田系医帮,掌控着中国80%民营医院。他们“衣锦还乡”后,建起的一栋栋豪宅,这个小镇,热得发烫。

  豪宅被高墙包围着,密不透风。就如莆田医帮一样,经营不仅神秘,而且彼此关系复杂。不是圈子里的人,谁也挤不进去,更搞不清这群富豪,他们到底藏捏了什么。不过,包得再严实,也难藏其“原罪”。

  魏则西的死亡,将隐秘的莆田系再次扒开,暴露在阳光下。

  然而在东庄镇,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,除卫生所,几乎看不见一家诸如性病、不孕不育之类的专科民营医院。“我们看病,全是去区上的公立医院。”当地有人直言不讳,“自己人怎么能骗自己人?”

  “祖师爷”陈德良归隐的陈靖姑祖庙,还要立一座11.22米高的姑祖像。陈德良已将募捐公告发了出去。在前运村的医界贷运营部外面,贴满了捐款红榜。

  陈德良守护的姑祖庙,已耗资2000多万,资金来源全来自捐赠。

  也许为求财,也许为心安,挣钱了,莆田系医帮的人们,就想找个地方安放心灵。



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:

本篇文章来源于 "xpaper报刊网|蛙盟云平台" :http://www.womtech.net/html/hssy1/index.shtml

更多技术资讯,请访问公司官网http://www.jinostart.com

xpaper数字报刊系统介绍,请访问http://www.jinostart.com/html/comp1/content/newsmedia/2016-07-22/1-40-1.shtml

Xpaper数字报报刊云&蛙盟云 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paper&蛙盟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xpaper软件版权归金启程科技所有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金启程科技&蛙盟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xpaper&蛙盟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 本网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
※ 联系方式:xpaper数字报报刊云&蛙盟云运营中心 Email:jinostart@126.com

下载womtech蛙盟云app客户端 关注蛙盟云微信公众号
下载womtech蛙盟云app客户端 关注蛙盟云微信公众号
©2015北京金启程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02495号-2